首页 >> 荆州廉价小区

十分人工在线计划: 中国武术职业联赛(WMA)改革改出新希望

今年的中国职业联赛(WMA)终于在年底开锣,比赛在青岛举行,青岛响虎、广州永侠、陕西大鹏、山西鑫度和北京威熊共5家俱乐部参加了比赛。 揭幕战于本月23日打响,首轮两场比赛结束,青岛响虎和广州永侠分别以5比0的绝对优势取得开门红。

经过单循环比赛排出了座次后,山西鑫度排名垫底,最先被淘汰出局。

前4名进行半决赛,去年留下来的两家俱乐部青岛响虎和广州永侠在半决赛中分别击败各自对手,晋级昨天下午举行的决赛。 在冠军争夺战中,卫冕冠军青岛响虎最终险胜广州永侠,蝉联冠军。

央视将于明年2月起录播今年的联赛,各队的名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年的WMA通过改革呈现出了新气象,让人看到了希望。 改革规则比赛比第一届激烈今年WMA在比赛规则上的最大变化是不再在比赛中强行要求使用指定的太极30招,放开脚对头部的攻击,对躯干的击打必须产生位移才能得分。

即使仍然因为选手不戴拳套从而无法放开拳对头部的击打,却已经使得比赛比去年激烈和精彩了。

当然,WMA今年在规则上的改革还是有点保守,这恐怕与主办方中央电视台不希望给外界留下否定自己的印象有一定关系。 事实上,参赛俱乐部现在已完全改变了认识。 去年,一些俱乐部的老板还在传统套路招式迷恋症中不可自拔。

到了今年,他们已经有了新的感悟,对武术搏击产生了新的认识。 这些俱乐部老板与WMA的创始人以及一些御用专家一样,基本上都是来自民间的传统武术狂热的迷恋者和练习者,但对现代擂台搏击缺乏必要的知识,也不太了解当今世界商业搏击的普遍规律,以致出现了去年在比赛中荒唐地指定参赛选手在比赛中的攻防必须使用太极30招的滑稽情形。 诚然,武术搏击可以有各种不同的擂台对抗形式,也应允许各种有探索意义的尝试,但有一点必须明确,对武术搏击的擂台对抗形式的探索应该吸取前人的经验教训。 实际上,WMA一开始在规则上已不是用失误可以形容的,而是违反科学,最明显的例证就是不分级别,不戴拳套以及在比赛中指定攻防招式。 经过首届比赛的实践证明,这种规则是完全失败的,在网上听到的都是对比赛规则和效果进行批评的声音。 在这种情况下,WMA如果要发展下去,改革是必然的选择。

脚可踢头高难动作赏心悦目今年,比赛虽然仍然是不分级别,不戴拳套,但还是有了一些改变。

参赛选手的体重基本上在75公斤至85公斤之间,在武术搏击比赛中,这一体重范围是最佳的,多年的散打王争霸赛表明,中国的优秀散打选手基本上都出自这一体重范围。

虽然今年的比赛表面上还是不分级别,但由于参赛选手的体重差别都基本控制在10公斤以内,比起去年那种巨无霸与小个子同台格斗要公平得多。

今年,比赛规则最大的改变当数脚可以踢头,而且得分是最高的3分,这鼓励了运动员使用高腿攻击,场面比去年要好看多了。 而取消了去年的攻击技法必须是太极30招才得分这一荒唐规定后,参赛选手的表现也好了很多。 虽然今年的规则仍不够开放,但已有所进步,当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央视与武管中心在赛事上的合作加深了。

从首届比赛中,双方都看到了对方的重要性,武管中心深知央视的媒体影响力巨大,借助央视来进行武术的宣传推广将事半功倍;央视则充分认识到武管中心在运动员资源以及竞赛组织的垄断性地位和专业性资格。 双方从最早时的对抗,到去年的合作,直到今年的深度合作,双方优势互补是取得共赢的基础。 武管中心的深度介入在今年的比赛中得到充分的体现,如适度放开了专业散打运动员资源,让各参赛的民间俱乐部都获得了较为优秀的选手,选手水平比去年明显提高。 裁判是获得国家级资格的专业裁判,而不像去年那样让民间裁判担当主角。

此外,今年的联赛开赛前,武管中心在北京举办了选手训练营,经过集训,参赛选手对新规则更加适应,对抗能力也大大提高。 由于规则的改革和选手水平的提高,今年的比赛场面比去年好看了,出现了一些极具观赏性的高难动作,如一些主动倒地以腿法进行攻击的动作,最典型的是抢背打头,令人赏心悦目。

展望前景WMA未来肯定很好今年联赛的裁判长是前武警散打队的主教练牛飞,本报记者与其相识多年。

聊起今年的比赛,牛飞表示,WMA有央视这么好的宣传平台,将来的前景肯定是很好的。 WMA应该站在散打的肩膀上前进,好的东西加以吸收,不足之处就进行摒弃,这样,WMA在观赏性方面完全有可能超越散打王和王这一类国内的商业散打比赛。

牛飞兴致勃勃地展望了WMA的前景:以后,WMA的参赛选手必须是全国水平最高的专业选手或职业选手,只有前3名才有资格打WMA,当然,在比赛规则上也会逐年放开,最终,WMA的规则将是戴露指拳套,不穿护具(护裆和护齿是必不可少的,也不会影响比赛的激烈性),拳脚肘膝均可以击打头部,对高难度且观赏性强的动作给予高分,但这种高难度动作只有在双方分数接近时使用才能得高分。 WMA定位不应当成体育项目本报记者认为,比赛擂台也应改为采用国际流行的围绳拳台,因为目前WMA采用的无围绳的圆形擂台与散打锦标赛的擂台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容易使运动员互相推搡,而运动员落擂台也打断了比赛的流畅性,更重要的是,如果不在各方面尽量与世界上的搏击规则接轨,WMA以后是很难与世界搏击实行交流和对抗的,这必然阻碍WMA的发展和商业前途。 上述对规则进一步改进的提议,其实在各俱乐部中已进行过讨论,有不少人都认为要放开拳法对头部的攻击,为此宁愿戴上拳套,因为两相权衡,戴拳套,拳可击头比起不戴拳套,拳不可击头要合理得多,比赛也将因此而激烈得多,今年由于未能放开拳法对头部的攻击,比赛的对抗性还是不够大。

在谈到WMA时,不少人都会不自觉地陷入一个误区,就是把WMA当成了一个体育项目,这是不可行的,因为安全性高从而使得大众参与性高的搏击对抗项目必然会观赏性差,最典型的是跆拳道与运动空手道,甚至锦标赛制下的散打,而观赏性强的搏击项目如职业泰拳、综合搏击等必然因为安全性相对较低而使得大众参与性很低,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央视是影响力巨大的电视平台,应该在比赛的观赏性上大下功夫,如果出于某种商业模式的考虑而硬是要兼顾两者,失败的风险会很大。

一句话,不要将WMA搞成体育项目,而要搞成商业大赛;不要忽悠俱乐部,要让大家都得利。

标签:荆州廉价小区,深圳绘本戏剧,王琰通佑电梯